Yu Ackerman

【利艾】《Wings of Liberty 》通販

接下來…

我要推薦一本我很喜歡的利艾同人本~~ ୧(๑•̀v•́๑)୨

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到下面通販的網址購買:

http://goods.ruten.com.tw/item/show?21406249890960

明信片很漂亮呦~ ୧(๑•̀ω•́๑)୨

喜歡的可以看看喔~~~ (๑^ω^́๑)

【利艾】我要嫁給你。

×艾倫性轉注意!!

×因為開學了,所以只能慢慢寫…請見諒~

×一樣請多多指教~

------

第三章(上)


這天,格里沙和卡露拉突然有事,必須到外地。沒辦法帶上艾蓮,而艾蓮只和利威爾較為親近,情急之下,只好將她托給利威爾照顧。

「好,我知道了。沒關係。你們就帶她的日常用品過來吧。我在公司。」

掛掉電話,過了將近半小時,佩托拉把人帶了進來。


卡露拉抱著艾蓮,格里沙則是提著女兒的行李。

「利威爾,真不好意思…小傢伙要麻煩你照顧一段時間了…」卡露拉不捨地摸著艾蓮的臉頰。看到女孩的眼睛含著淚光,看樣子是無法接受爸媽暫時要離開的事。

「我會好好照顧她的。艾蓮?」利威爾試探性的張開雙臂,示意要女孩過去他的懷裡。

看了眼自家媽媽,卡露拉以眼神給予表達。艾蓮用緩緩的速度,靠近利威爾。

接過女孩和她的行李。穩穩的抱住她,環住他的脖子,依依不捨的看著父母。

「艾蓮會乖的…爸爸媽媽再見。」伸長脖子,個別在爸媽的臉頰上親一口。

「利威爾,麻煩你了…」摸摸女兒的臉,轉身走出辦公室。

看著父母離開,艾蓮這才小聲地哭泣起來。

「唔…」眼淚靜悄悄爬滿臉頰。

「艾蓮?他們只是去幾天而已,別哭了,嗯?」拿出手帕,擦乾眼淚。

「嗯…所以…所以艾蓮要和叔叔住?」

「幾天而已。妳不願意嗎?」

「我…我願意!!」

「那好。妳先在休息室裡一下,我們等下去買完東西就回家。」說著,將孩子及行李抱近休息室裡。

把孩子抱上矮書桌[註1],讓她坐著後,拿出耶格爾夫婦替她準備的畫筆和畫本。孩子一直以來都喜歡畫畫。

「買東西?」

「今天我來煮飯給妳吃。想想看妳要吃什麼?」

「我現在想不到…那我等一下再跟你說!」

「好。那先自己在這裡可以嗎?」

「可以!」開朗的笑了起來。

接著,利威爾就回到辦公室繼續工作了。
艾蓮也小聲哼著歌,在畫本上畫著心目中的菜餚…



TBC.

[註1]自從艾蓮偶爾會到公司後,利威爾為了讓她待在休息室裡不無聊,就買了一組可調整式的書桌。順帶一提,文具、畫筆和畫本也都完備喔!!!

【利艾】我要嫁給你。

×第二章比較長~居然有耐心打這麼多…

×我發現我喜歡寫日常…

×艾倫性轉

×繼續請多多指教~

第二章


利威爾在那次之後,也多次拜訪過耶格爾家。所以,和艾蓮漸漸熟悉起來。

現在,艾蓮會經常的想到利威爾。

偶爾,她會和卡露拉一起做個小點心,在下午逛市場前帶去給利威爾。順便邀他晚上到家裡吃晚餐。

當然,利威爾從不會拒絕艾蓮,包括那甜的點心。

在某個“不小心”闖入辦公室的午後,看到利威爾吃下那甜點時,公關部部長-韓吉.佐耶,差點笑翻天。被偉大的副總以一個拳頭結束笑聲。

「吶,利威爾~給我一個吧~?」韓吉默默的伸出手。

「滾。」惡狠狠地瞪了一眼。利威爾將餅乾盒拉近自己,像是珍寶一樣守著。

總是這樣被瞪著出辦公室。

今天一早,艾蓮黏著媽媽說午餐想吃蛋包飯,卡露拉發現家裡的番茄醬沒了,帶著艾蓮去買材料。

而可愛的艾蓮小女孩,在挑材料時,忽然想起在公司上班的利威爾。貼心的問起他的午餐。

「媽媽~」
「怎麼了?」卡露拉一邊挑選胡蘿蔔,一邊回應著。

「利威爾叔叔怎麼吃午餐啊?」
「聽他說大部分是在公司餐廳解決喔!!」
「那…那今天的蛋包飯也做一個給他好不好??」小心翼翼的將一盒蛋放進手提籃裡。
「艾蓮想幫叔叔送午餐嗎?」卡露拉在心底替孩子的爸感到難過。
「是的。可以嗎?」
「那妳要先打電話給叔叔喔!說妳要幫他準備午餐呀!!」
「好~」從卡露拉的隨身包裡拿出手機,滑開螢幕,熟練地打出利威爾的手機號碼,撥出。

年紀僅有5歲的艾蓮,能背起的號碼不多,除了家裡電話號碼、父母親的手機號碼,還有就是利威爾的手機號碼了。這是卡露拉不久前才發現的事。

利威爾的秘書群正在辦公室裡,和利威爾一起討論著午餐。此時,一陣悅耳的鈴聲響起。

是誰的手機響了?

看見利威爾拿起手機。眾人瞬間靜音。

看見來電顯示後,利威爾在心裡疑惑了一會,滑開接聽符號。

“喂?是利、利威爾叔叔嗎?”一個奶聲從手機傳來,讓利威爾的心情突然變好了起來。

「艾蓮??」嘴角不自覺的勾起微笑,令佩托拉等秘書傻眼。

副總剛剛……是在笑嗎?

互相看了一眼,交換心底的疑問,同時又得到答案。

“今天會和媽媽一起做蛋包飯~給利威爾叔叔也做一份好不好??”孩子詢問著。

「妳要送過來嗎?」

“嗯~”

「那好。我在辦公室裡等妳嗎?」

“好啊~拜拜~”

依舊保持著的微笑,直到掛斷電話後馬上恢復冷淡的表情,但是卻多了一絲絲的溫柔。

「那個…看來副總今天不跟我們一起吃午餐了?」奧魯多問著。
「嗯。那你們就自己討論吧。我今天的午餐有著落了。」


做好午餐,將成品裝進便當盒裡,艾蓮用番茄醬在蛋皮上寫利威爾的名字。用保溫瓶倒進卡露拉幫忙泡好的咖啡,還將昨日做好的餅乾,也一起帶上了。

到了公司樓下,給利威爾打了通電話,就看見佩托拉下樓帶人到利威爾的辦公室。

佩托拉站在門外,敲了敲門「副總,耶格爾夫人和艾蓮小姐到了。」

「進來吧。」

利威爾還坐在辦公桌前。

「利威爾叔叔~」小傢伙一進門就衝到利威爾面前。

「嗯。」將女孩抱到腿上坐著。「學姐請那裡坐吧。」向卡露拉點頭打招呼。

「你還在忙嗎?」看見桌上的文件,艾蓮扭頭問身後的利威爾。

「這沒關係。」

看著女兒還沒有回家的打算,卡露拉無奈的說「艾蓮,不是說幫叔叔送完午餐就回家的嗎?」深怕打擾利威爾的卡露拉提醒著女兒。

「艾蓮想在這裡…」金眸看向利威爾。

「不可以!!叔叔還有好多事要忙!!」卡露拉拒絕女兒的眼神。

「唔…」

看著艾蓮,利威爾露出微笑。

「學姐,我下午再帶她回去。」
「可是…」
「沒關係。而且艾蓮會很乖,對吧?」

「嗯。」用力的點點頭,表示自己的保證。

「那妳的蛋包飯怎麼辦?」

「我們兩個吃一個。」利威爾抱著懷裡的孩子說。
「這樣你會吃不飽的,利威爾。」
「我想不只有蛋包飯,對吧?」
「還有餅乾,有咖啡…」艾蓮小小聲的回答。
「那就這麼決定了!!學姐就先回家吧。」
「那…就麻煩你了!!艾蓮,不要搗蛋喔!!」回頭不忘叮囑女兒
「我會乖乖~媽媽拜拜!!」揮舞小手,向媽媽說再見。

佩托拉陪著卡露拉到大門後,返回辦公室。
看見利威爾依舊維持著抱艾蓮的姿勢辦公。

「你們可以去吃午餐了。」被秘書盯著看,利威爾以為他們在等待他的允許。

其實不是。

「呃…是。請早點用飯。」

艾蓮興奮的看利威爾打開便當蓋。

「嗯…好香。這是妳寫的嗎?」看著用番茄醬寫成的自己的名字,利威爾心裡有種說不出口的感覺。

「嗯!!」得到讚美就感到幸福的孩子,滿意的露出笑容。

蛋包飯就在兩人你一口我一口的情況下分完。孩子的食量不大,在剩下的午餐,利威爾看見孩子早已睡去。輕輕的幫她擦擦嘴,將她抱起走向休息室去。

自己則是帶著那瓶裝著咖啡的保溫瓶,繼續辦公去。

【利艾 ♀ 】我要嫁給你。

×第一次寫長文。下章節…努力中。

×性轉艾倫=艾蓮。可接受者再往下呦~

×幼妻養成。大叔沒品 XD

×一樣請大家多多指教~


------

序章


利威爾.阿克曼,雖然年紀輕輕,卻已是自由之翼公司的副總。

今年24歲,遇到了改變他以後人生的人-艾蓮.耶格爾。艾蓮是他的學長-格里沙,的女兒。

格里沙是名醫生。在一次偶然相遇,約利威爾到自家,那天,是那兩人認識的第一天。

第一章

格里沙帶著利威爾走進家裡。
「卡露拉,我回來了,還帶了位朋友。」

「學姐,好久不見。」

「利威爾?真的是好久不見了~快進來吧!!」

「不好意思打擾了。」拖下皮鞋,整齊的擺在玄關。

利威爾走進客廳,和格里沙坐在沙發上聊天。

躂躂躂。一陣腳步聲靠近。「你是誰?」一個軟軟的聲音響起。

對上一雙金眸,利威爾的心漏了一拍。

而利威爾還不知道,他的雙眼竟從此就只注視著她…

「艾蓮,這是利威爾叔叔。不能沒禮貌喔!!」格里沙向好奇心重的女兒介紹客人。

「利威爾…叔叔?」走到利威爾面前,露出好奇的眼光。

「妳好,艾蓮。」微微傾身,伸出右手。

艾蓮也伸出了小孩子特有的小手,握住。

「你好,嘻嘻。」


這是他們的第一次相遇。



TBC.

【利艾】在颱風天裡。

×日常向。真的很平凡。

×利威爾大叔是不是誤解了什麼??

×被雷嚇醒的後遺症

×結尾很弱。一樣請多多指教~


------


在一如往常的平日裡,來了一個強颱。

在昨晚的22:00前,利威爾一直催促著某位小朋友去睡覺,但是艾倫卻堅持抱著沙發的抱枕,等著是否放假。

結果是,現在九點多,阿克曼家的兩人還躺在床上---睡覺。我們的阿克曼先生幸福地看著阿克曼太太的睡臉。

享受歸享受。眼看艾倫就快要醒了,利威爾輕柔地在那紅潤的雙唇印上一吻,小心翼翼的起床,避免艾倫被吵醒。整理完後,穿上圍裙,到廚房去準備早餐。

「哈呵~利威爾桑早安~」做完早餐,艾倫剛好醒了,坐在餐桌前,像是沒睡醒般的把下巴靠在桌上。
將餐點端上桌「早安,艾倫。趕快吃一吃。」

吃完早餐,阿克曼夫夫兩人在客廳裡。利威爾戴上眼鏡,對著筆電繼續工作,而艾倫則看電視,關心有關颱風的動態。

突然「啪---」的一聲,電視螢幕及一切電器產品---除了筆電---都應聲關閉。

「……停電?」
「嗯。」
「……冷氣也停了。」帶著不敢相信的語氣,轉過頭看向利威爾。
「這也沒辦法吧,風那麼大。」頭抬都不抬的回。

陷入安靜,只剩下在窗外呼嘯的風聲。利威爾覺得奇怪,抬起頭來看艾倫。
只見艾倫趴在地板上,動也不動。

「艾倫,就算地板很乾淨,你也不要躺著。」
……沒有人回應。
「艾倫,起來。」
「……利威爾桑不要跟我說話。」
「你說什麼?」走到艾倫身邊,蹲下。拎起艾倫。
「因為動或是說話會很熱啊!!沒有冷氣,所以地板比較涼嘛!!!」艾倫絲毫不畏懼的回應。

「你忘記上次買那什麼插行充就能用的桌上型電風扇嗎?去拿出來用。」請拍他的頭,提醒著艾倫。
「對耶!!!」迅速的爬起來,蹦蹦跳跳的跑到儲藏室裡,找出法寶。

艾倫發現自己的行充沒有電了。「利威爾桑~借我行動電源好不好??」
「在我書桌右邊的第一個抽屜裡。」
拉開抽屜,發現裡面放了5、6個行動電源。

「利威爾桑,為什麼你有那麼多行動電源?」
走回客廳,對他的戀人說。
「方便。你也拿去可以用。」

「呵呵~呵呵~好舒服~」艾倫抱著小電風扇躺利威爾旁。
「……」三十歲大叔無言以對。
「利威爾桑要不要吹??」
「你幫我吹?」
「好啊!!」感覺到對話的奇怪,抬起頭看見,利威爾嘴角正邪惡的上揚。

滿意看見小情人害羞的臉。利威爾心情極好,揉揉他柔順的棕髮,決定不再鬧他。

「好了,不鬧你了。你自己用吧,這點熱我還受的了。」

「好吧…」繼續抱著電風扇躺在沙發上


過了大概兩個小時,電終於恢復。首先恢復的是空調。

「電回來了!!!」反身彈起。興奮的坐起來。

「嗯。」

【利艾】接吻是治療打嗝不止的最有效的方法。

×在網路上看到,馬上想到這對~

×讓利艾來告訴你有沒有效果XD

×這是個大家都平安活著的設定。

×小提醒:還是要選擇對自己有效的方法喔~

------

今天是調查兵團難得的休假日。


一睜開眼,艾倫興奮的安排著這得來不易的假日。但就在於和夥伴們吃完早餐後,他就不對勁了。要找他說話,他就避開。怎麼樣都不肯講話,卻愁著一張臉。


所有人都受不了了,平常活潑的艾倫這麼反常。所以,就趁他不注意時,將艾倫壓到餐廳去……

「你…你們幹嘛!!!快讓我離開!!!」艾倫對著四周圍的人大吼「怎麼連前輩們也這樣!!!」看見利威爾作戰班的人也都在人群裡。

「嘁,你以為我們關心你啊…噗啊!」歐魯說到一半咬到自己的舌頭。
佩托拉瞪了他一眼,然後溫柔的看向艾倫「艾倫,你今天怎麼了?為什麼都躲著我們?」
「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?!告訴我是誰!!!」米卡莎一副準備好隨時替艾倫報仇的樣子。

「都不是…嗝!」艾倫急忙摀住嘴巴,表情很是無奈。

……
……
「打嗝不止嗎?」艾爾敏猜測。
「……嗯。」艾倫臉紅了。「嗝!我吃完早餐就這樣了,嗝,可是都不會停,我以為一下子,嗝,就會好了…」他祖母綠的眼睛佈上淚水,表達出他的煩惱。

「嗯…打嗝不止真的很煩躁呢…不然我們一起來想辦法?」佩托拉看向其他人。
「嗯。」其他的人紛紛點頭。

首先,是前輩-艾魯多。他要求艾倫 先深吸一口氣,然後憋住,儘量憋長一些時間,然後呼出,反復進行幾次。
「嗝!」---失敗。艾魯多殘念的一邊說著「怎麼可能」一邊退場。

再來是前輩-君達。拿出一杯水和一雙筷子。將筷子交叉放在杯口,要艾倫快打嗝時喝下去,重覆動作幾次。
「好像有用……嗝!」---再次失敗。君達帶著水杯,跟著艾魯多一起殘念。

「好吧!換我來!」讓拿出一副撲克牌。
「嗝!這是要幹嘛?」
「要分散注意力啊!!」讓認真的說。
「這才沒效哩!!!而且我不打牌!嗝!」
---連嘗試的機會都沒有的失敗。

時間過了2小時,大家試了很多方法,像是貼紅紙在額頭、故意嚇他、按壓穴道等,都沒有效果。艾倫依舊不停的打嗝。
「你就這樣打嗝到死吧!」歐魯壞心眼的說著。
「歐魯!!!」佩托拉踩他一腳。

剛結束完會議的長官們經過餐廳,看見一群人圍繞著,就走了進去。
「哎呀呀~今天難得的放假,怎麼大家都在這裡啊?」韓吉率先打招呼。大家一致轉頭,看見團長、兵長及兩位分隊長-韓吉和米可站在門口。
「長官好!!」眾人整齊的行軍禮。
「嗯。你們在做什麼?」艾爾文發問。
「報告團長,是艾倫他…」
「他怎麼了?」原本沉默的利威爾開口。
「嗝!」

「……?」長官們疑惑的看向坐在椅子上的艾倫。
「報告,艾倫打嗝不止,我們替他想辦法!!」
「打嗝?你們都試過了嗎?」
「是的…可是,好像都沒有用…」
大家看著淚眼汪汪的艾倫,替他感到難過。
韓吉摸著下巴思考,「我記得有一個說法…」
「什麼方法?」所有人將希望放在眼前的分隊長身上。

「接吻!!而且要持續至少20秒!!!」韓吉興奮的說著,「這你們還沒試過吧?」
「怎麼可能…這方法…」所有人的目光再度回到艾倫身上。
「嗝!接吻什麼的…怎麼可能!嗝!」
「艾倫,來吧!!」米卡莎一副準備犧牲小我的感覺,接近艾倫。
「米卡莎妳要幹嘛!??離我遠一點!!!嗝!!!」艾倫揮舞著雙手,想要米卡莎停止腳步。
「艾倫,你就別跟我害羞了…除了我還有誰能來幫你試這個方法?」米卡莎絲毫沒有停下腳步的想法。
利威爾快步走向前,踏著腳步向艾倫走去。在米卡莎到達前。
「艾倫呦…」溫厚的手掌扣住艾倫的腦後。
「嗝!!兵…兵長!!?」 艾倫驚嚇的睜大雙眼。
「只是將兩張嘴放在一起而已,沒什麼吧?」

利威爾怎麼能冷靜的說出這句話!???

在場的所有人不約而同的在心裡吶喊。還有呆滯的看著他們。

「放開艾倫!」米卡莎握緊拳頭。
「停下妳的腳步,阿克曼。」配上威嚇有力的氣場,像是隨時會打起來般。

「嗝!兵…唔。」長。這個字還沒說出,利威爾就將嘴唇貼了上去。而艾倫緊閉雙眼。

利威爾舔過上顎,順利地引起懷裡人的顫抖,因為這個舉動,使艾倫徹底癱軟在利威爾懷裡。愉悅的一笑,加深這個吻。

傻在一旁的人,不可思議的望著這一切。除了始作俑者-分隊長韓吉。她興奮的看著一切。

結束這突如其來的吻,利威爾看著艾倫紅著臉在自己的懷裡喘氣,右手撫上那訴說委屈裝滿淚水的眼睛。

過了一分鐘。
「好像真的不打嗝了耶!!!」

「好像真的耶…」艾爾敏是第一個從驚訝中甦醒的人。
「好神奇…」眾人紛紛靠近。

「兵長!!謝謝你!!!」艾倫開心環住利威爾的脖子。

利威爾摟住他的腰,緊緊的。

接著說。


「結婚吧,艾倫呦。」


-End-

【利艾】請原諒我。(續)(修改)

×信封內容糾結很久,想到都失眠了…

×小天使寫的信有點…

×一樣還請大家多多指教~

------

利威爾將信紙打開,斂下眼,看著那人寫的內容。


給 利威爾兵長:

在您看見這封信時,想必我已經離開了吧!不曉得您在沒有我的世界裡,過的好不好?一定還是嚴格的訓練著士兵們,是吧?

我很開心能夠當您的情人。我常常在想,您和我交往,是因為我煩,才答應的嗎?但是我一直沒敢問,就怕你會回答我:是。

在那個夜裡,我看見佩托拉小姐握住您的手,您並沒有放開。我想,我是否該放手了。我並沒有資格永遠站在您身旁。您該擁有的,是正常的生活。和心愛的女人攜手到老,一起養兒育女。而非和一個男孩,一個怪物。

於是我開始疏遠您,不再刻意去找您。

請原諒我,沒有和你正式提分手。
請原諒我,沒有辦法完全放開您。
請原諒我的自私,原諒我沒有親自將信送到你的手中。
在交往期間裡,有任性和鬧脾氣的地方,還請您原諒。

還有,請替我向艾爾文團長道謝。是團長讓我不必被關在冰冷的大牢裡倒數著我的生命,也因此才能有這封信的存在。

艾倫.耶格爾


信裡的字體俊秀,上面還有著乾涸的淚痕。想必是寫信者在寫信時所流下的。字數不多,但卻透露著男孩的感受。

利威爾將信看了好幾遍,心情很是複雜。他想起那少年陽光般的笑容,總是燦爛的笑著喊兵長,以往的種種,全都一一浮現腦海。

「艾倫…臭小鬼。」 那晚,的確是佩托拉握住利威爾的手,向他告白。但是,利威爾向佩托拉表明了自己的心只有艾倫後,就放開了佩托拉的手。 所以說小鬼愛胡思亂想啊!!!他難道不知道我的目光總是跟隨著他,我的溫柔就僅限於他嗎?

隔天,佩托拉向利威爾解除了婚約,她思考了一晚,總覺得是自己任性。她願意繼續跟隨利威爾身邊,但不會是以伴侶的身分。她笑的溫柔,說沒有關係。對於她的貼心,利威爾感激在心裡。


歷經一個禮拜的時間,一群人來到海邊。那裡立了一個墓。周圍就只有這一個墓,面向著海洋。

大家熙熙攘攘著看風景。而利威爾站在墓前,眼底是無限的柔情。

「就算當時他知道我對他的感情,也是沒辦法救他……」利威爾撫摸著墓碑上的字,在心底不停的喊著艾倫。

「該請求原諒的人是我。如果我能夠多陪你一點…」如果能多陪你一點,多主動一點,或許就不會讓你抱著那種感情離開了吧。

「利威爾…你還有我們陪你啊!」漢吉拍著好友的肩膀。

艾爾文站在一旁看著海景說 「是啊,至少艾倫可以知道你是喜歡他的了。」

利威爾轉頭看向身後的那群人。有特別作戰班的夥伴,艾倫曾經的朋友們,還有多年一起征戰的朋友。

是啊…至少還有他們…

「這輩子沒辦法陪你,你給我在下一世等著。」

-End-

後記:

好弱的文章啊…

我會再加油的!!

感覺可以寫後續,就是轉生之類的~

大家覺得呢?

感謝櫻之冰雨!

【利艾】請原諒我。

×這是我的第一篇文

×捏造劇情有

×如有BUG請指出

×請大家多多指教

------
艾倫.耶格爾死了,以“最後一個巨人”的身分被處以死刑。
他們讓他沉睡在他最愛的海邊,那永無止境的大海。

一年後,艾爾敏等人再次進入那少年的房間,為了整理。

這一年來,沒有人進去過艾倫的房間。所以,當他們進去時,一切擺設就跟主人離開一樣。

在整齊的書桌上,一封信擺放在那。啟封者:利威爾---艾倫.耶格爾的愛人。

整理完房間,討論著那封信該怎麼處理。
「我們不能看,這是艾倫寫給兵長的。」艾爾敏說。
「那死矮子就要結婚了!!!他根本就已經忘了艾倫!!!」米卡莎憤恨的說。
讓嚷嚷的說出「在兵長和艾倫交往期間,就好像是…艾倫單方面的…」
「不管如何,這封信都該交給兵長。他如果不看,那是他的選擇。」艾爾敏將信收進胸前的口袋。

利威爾和佩托拉兩人討論著婚禮的事。一走進大廳,看見104期的士兵們坐在沙發上,還有一個殺人般的眼神盯著他。
「米卡莎.阿克曼,妳有什麼不滿?」
「哼!!」米卡莎衝上前,打算踢上一腳。
「米卡莎!!!!」所有人上前拉住她。
在安撫好米卡莎的心情後,104期的士兵們立正站著。
「有誰要解釋這件事?」利威爾冷淡的說。
艾爾敏從口袋裡拿出信封「那個…兵長,這裡有封信要交給您。」小心翼翼地遞上信封「這是艾倫寫的,如果、如果兵長不願意看的話,就扔了吧…」
說完,行了個軍禮,就帶著其他人離開大廳。

(艾倫?是那個小鬼寫的信?)利威爾拿著信封,坐在沙發,想著有關艾倫的事。
此時,佩托拉泡了一杯紅茶,放在利威爾面前。「兵長,休息一下吧。」
「嗯。」稍微回過神,捏捏眉間舒緩疲憊。正在考慮是否要看這封信。
「您…不看嗎?」
「考慮。」
「今天是…」
「佩托拉,妳不去休息嗎?今天妳也累了吧。」利威爾語氣放軟,畢竟眼前是自己未來的妻子。
「可是…」抬頭,看見利威爾眼中的堅定。「…是。請您早點休息。」

利威爾喝了口茶,才緩緩的打開信封,將信紙拿出來……

TBC.